未愈

[all丞] Unconditional Love

一生不过在追求最纯白无暇的爱意罢了

当时共我赏花人:

一发完,#坤丞#骨科,#昊丞#夫夫,#农丞#是偶像睡粉丝,#异丞#是搞小舅子



脑洞来自电影《Hilary and Jackie》,15k激情速打



车指路02(#农丞#)和04(#异丞#,某种程度上可以当#坤丞#车来看),车的部分走外链,挂了会补在评论里。



感情线主#坤丞#,贯穿全文,#昊丞#在03,只为了满足私欲的修罗场,三观全无,与真人无关。



Will you still love me if I cannot play?...


灵章十二年

惡花痴恋症候群:

章一



P.S.应该不会太长……(太长太耗时会被麻麻发现嘤嘤嘤)&想试下第一人称&我也在找梁帝是谁,希望明天就找到orz




赫连长安(凌受)

沈河:

元凌被束缚在赫连的旗帜下,有人在他的膝盖窝处狠狠踢了一脚。于是他不得不以跪拜的屈辱姿势几乎是匍匐在赫连国土上。


正午,阳光会直射到每个人的头顶上。


祭旗仪式将在那个时刻正式开始,正式结束。


卫国最尊贵皇子的血将洒在赫连旗上,他的诅咒将会是赫连唯一继承人最宝贵的礼物。


赫连的铁蹄将踏遍卫国的每一寸国土。


赫连的士兵将会亲眼看到原本将会是天底下最尊贵人的头颅滚落,将会看到传闻中最漂亮的皇子,卑贱的赫连俘虏,变成无首尸体。


他们的内心欢呼雀跃,以至于快要按捺不住隐隐约约期待。


他们士气高涨,几乎是幻想着下一秒就践踏...

致:茜茜

马孔多在下雨:

chapter 1






  这里的雨和湄公河的雨不一样。这些伶仃的雨水,是有盐的。sheep K为我杀了他父亲,但是这里的法律认为他是未成年人,他会坐牢,但不会死。我被一个男人撞见了,我觉得他会带走我。现在是十月,有台风,我很想你,茜茜。


  多年以后,遇到绵密潮热的雨季,时樾将会想起他的第二任养父带他走出警署时的那个傍晚。那天时樾刚满十三岁,而香港正被台风“琥珀”肆虐,暴雨倾城。他穿着一件至少三天没有更换过的白衬衫,沉默地站在男人身边,低着头。他的面孔很苍白,眼睛很黑,没有光亮,看上去和任...

【波瀚】小丈夫之张晓波的场合 其八

李英俊钦点菜头贵:

(抓紧看,别怪我没提醒你)



“晓波,”何瀚怀里抱着宝宝躺在沙发上,给张晓波打电话,“晚饭时间都过了,还不回家吗?”



宝宝趴在他胸口,嘴巴噙住他T恤的领子,吮的津津有味,不一小会儿就把那块布料弄得湿答答的。何瀚把宝宝往上托了托,小声说着,“宝宝,不要咬。”小孩子才两个月,连头都抬不起来,哪里听得懂他的话了。



张晓波听到他跟宝宝说话,忙道,“我也要跟儿子说话,阿瀚,你按免提。”



何瀚还没跟...

下一页
©未愈 | Powered by LOFTER